当前位置:济南有缘环保设备有限公司财经“果汁大王”黯然离场 是否会有下一个绿洲
“果汁大王”黯然离场 是否会有下一个绿洲
2022-07-26

创立汇源果汁28年后,朱新礼黯然离场!

2月12日晚,汇源果汁发布公告,创始人朱新礼已辞任公司的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授权代表及策略及发展委员会主席;其女朱圣琴已辞任执行董事。公司执行董事鞠新艳获委任为董事会主席。

两天后,汇源果汁继续发布公告称,接到联交所发出的函件,由于公司证券买卖自2018年4月3日停止交易,无法于2020年1月31日前复牌,并在联交所恢复证券买卖。联交所上市委员会根据上市规则,决定取消汇源果汁的上市地位。

至此,汇源的朱新礼时代画上了句号。

汇源的变迁

近年来,该公司高管变动频繁,前李锦记酱料集团CEO苏盈福及前百事大中华区饮料运营副总裁梁家祥都曾担任汇源果汁高管,而每一次高管更替都会引发外界关注。汇源果汁在2019年1月到2月间,接连有6名高管辞职,其中行政总裁吴晓鹏在位半年多就宣布请辞。2019年10月,汇源果汁的执行董事仅剩3人,分别为创始人朱新礼、朱圣琴、鞠新艳。

有市场人士认为,朱新礼辞任董事会主席与此前该公司42.75亿元的违规贷款不无关系。

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汇源果汁违规向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汇源)提供一笔本金为42.82亿元、利率为10%的短期贷款,主要用于后者及其联署人士的临时营运资金或债务偿还。

而北京汇源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朱新礼的关联公司。根据港交所规定,由于授予北京汇源饮料的贷款总金额,已经超过资产比率的8%,需要进行相关披露。然而,这笔贷款既没有经过董事会批准,也未及时披露。随后,汇源果汁便宣布停牌,暂停公司股份及债券交易。

2018年3月,朱新礼在未经董事会批准、无签订协议的情况下,向汇源集团旗下的关联方北京汇源出借42.75亿元贷款,汇源果汁也因此违反港交所相关的上市规则,被港交所宣布停牌。

在停牌期间汇源试图与国内品牌天地壹号联姻。2019年4月26日,汇源果汁宣布与天地壹号成立合资公司。根据公布的框架协议,天地壹号等以现金方式向潜在合资公司出资人民币36亿元,占股60%;汇源果汁则以资产出资方式出资24亿元,其中包括汇源果汁的商标。然而,此合作也无疾而终。

汇源的由来

1992年,机遇和责任激励大批有志之士涌入商品经济的大潮。朱新礼也毅然扔掉了令人羡慕的“铁饭碗”,决心为广大果农闯出一条致富之路。朱新礼于1992年接办一个濒临倒闭的县办水果罐头厂,成立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并在1993年将公司主营业务转为生产浓缩果汁。由于填补了当时的市场空白,企业开始迅速做大。

1994年,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汇源果汁”终于叩开了北京市场的大门。

1996年,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以7000万重金拿下了央视五秒钟的标板广告权,也正是如此,让汇源果汁的口碑迅速上升,成为全民饮料。“喝汇源果汁,走健康之路”。这句广告词一下子让全国人民都记住了。汇源的名字一步步叫响了京城、叫响了全国。

2007年,汇源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共发行4亿股,招股价为6港元,筹资规模达24亿港元,成为2007年以来香港联交所最大规模的IPO。上市当日股价大涨66%。

以销售量计算,汇源果汁是中国最大的百分百果汁和中浓度果汁饮料生产商,市场份额分别达到56.0%及45.2%,一直处于行业领先地位。20多年来,汇源果汁为果农加工了大量的果蔬产品,带动了数百万户果农致富奔小康,带动了中国果蔬种植业及其相关产业的发展。

资本运作高手折戟卖身可口可乐

2000年,当时的德隆系找到汇源,邀请朱新礼去新疆考察番茄种植、加工基地。2001年3月,德隆旗下新疆屯河以5.1亿元现金出资控股51%,汇源则以资产出资持股49%,双方共同组建了合资公司。互补效应在合资一年半后很快显现出来。这期间,汇源在全国密集投资建厂,初步完成了果汁产业的整体布局。

而好景不长,2003年,德隆系出现资金链危机。德隆和汇源在上海展开了拉锯式谈判。德隆看好现金流充裕的北京汇源,提出了全面收购要约,拟以7倍于合资公司年利润的价格收购汇源集团所持的北京汇源49%股权,并于3年后支付全部款项。

而朱新礼则提出“对赌”条件,以现金回购德隆所持股权。最终汇源成为最早、也是唯一从德隆系“全身而退”的企业。

德隆之后,汇源联合统一;2006年,汇源大力引入法国达能、美国华平基金、荷兰发展银行和香港惠理基金,出售35%的股权,价格是2.2亿美元。汇源总价值飙升到近6.28亿美元。这些操作让汇源资本实现三级跳,无疑表明朱新礼确为资本运作高手。

至此,汇源的发展一直顺风顺水。

然而2011年,收购旭日升冰茶又亏本卖出的败笔被朱新礼说成是汇源果汁没有做冰茶的基因,浅尝辄止就可以。这一操作损失也就不了了之了。

业内人士认为,汇源落得今天这个局面有部分因素与此前被可口可乐收购失败不无关系。就在2008年,可口可乐出价约24亿美元要约收购汇源果汁全部已发行股本以及汇源全部未行使可换股债券;注销汇源全部未行使购股权,提出自愿条件现金收购建议。这成为可口可乐当时在中国、也是在其发展史上除美国之外最大一笔收购交易。

当时,朱新礼大幅削减销售人员。时任可口可乐首席执行官及总裁的穆泰康在第一时间表示,“汇源在中国是一个发展已久并且成功的果汁品牌,对可口可乐中国业务具有相辅相成的作用。”

2009年3月18日,商务部发布消息,否决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案。这不仅是2008年8月《反垄断法》实施之后商务部首次否决的外资收购案,也意味着当时金额最大的外资企业全资收购中国企业的交易案被否定。

汇源不得不重新建立销售渠道,在上游领域庞大的前期投资,汇源果汁的业绩开始大幅下滑。最后的2014、2015年两年业绩非常不好,净利润分别为-1.27亿和-2.29亿。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到2016年的3年里,汇源的负债规模分别达到了65.35亿元、76.62亿元、99.95亿元。

是否会有下一个绿洲

据了解,汇源集团成立以来,一直秉持“大农业”理念,坚持农业产业化方向,逐步构建了一个全国性果汁产业链。2009年以来,汇源集团按照朱新礼“大中国、大农业、大有作为”的梦想,逐步由果汁产业向农业领域延伸,由大农业向养生大农业升级,并确立和实施了“发展养生大农业、创造健康新生活”的企业使命。

随着企业名声越来越大,汇源加快了发展的步伐。2012年1月,确定汇源果汁、汇源果业、汇源农业三大产业板块的管理架构和发展目标。

汇源养生农业包括种植、养殖、加工业、观光旅游、休闲度假、养生养老业、是农工商高度融合、一二三产业互相支撑的大农业。

朱新礼憨厚朴实的性格和对消费者负责,对产品负责的态度曾多年成为企业发展的标志性基石。他曾说过这样的话,他事业上如此的成功,最让他感到欣慰的事,不是财富的积累,也不是各种荣誉的获得,而是看到农民们来到汇源,卖了水果,数着钱回家的情景。

朱新礼曾说过,尽管前方是沙漠,“尽管前方看不到绿洲,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向前部,因为我相信,前面一定会出现绿洲的。”或许,离开汇源,他可以遇到另一片绿洲。

食品行业专家朱丹蓬分析称,这一动作为新的战略投资者铺平道路,也为未来汇源走向健康良性发展提供了一个健康支撑。(作者:本报记者姜虹)

如您使用平板,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